黑八

长梦【1】

        “我是一个伪装成beta的alpha。
其实认真说起来也并没有什么伪装的必要,只是因为身体关系。。。是的,身体关系,Eric先生。”
        面前脸色绯红的青年举止扭捏,他用极其僵硬的动作拨了拨垂到眼前的刘海,露出那一双金绿色的眼睛,视线却一直在别处游离。
       “所以?”
       “所以,想要先生帮忙。。。最近总是做梦,不停地。。。”
       “只是做梦吗?”
       “不,不是的。。。是。。是做。。做。。。”
        他快哭了,双手纠握成拳,头也越来越低,本来就苍白的皮肤上血色愈浓,甚至音调里就带了哭腔,可怜的模样让身前医师也心生不忍,Eric向前挪挪,为青年的茶碟里多放了一块他刚才一直在偷瞄的饼干。
       “做。。。那种事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窗外阴沉闷热的天空突然爆出雷鸣。
         他沉默了,整个身子猛地一抖,将自己缩得更小。
        “您在哭吗?Alan先生? 我会帮您解决问题的,这可能是平时的心理压力所致,也许过几天就没有问题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Eric努力用自己最好听的音色安抚这个太过羞涩的病人,很难相信他真是个alpha,窗外的雨声渐盛,瞧瞧,如果他爽快点说的话,自己刚好可以按时下班,至少可以避开这场雨。
          今晚又是个加班的日子。

【Alan视角】
        最近总是做梦。。。和楼上那个心理医生的。。。 嗯。。。春天做的那种梦
        好吧……
        这件事我丝毫没有对谁提起,包括我最亲近的盆栽shinya,如果必须有一个人知晓的话……我选择他。
        那个总是在梦中给予我狂暴与温存的人,两年了,我甚至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,我从第一次做梦起就不自觉关注着他,好几次咬紧牙关想要上前搭讪,伸出的手却从未落上他的肩头。
       我觉得自己病了。
       需要。。。看医生的那种。
       现编了一个理由之后,办公室的前辈抄给我一张写着电话号码的字条。
     “你去找这位吧,他的经验还比较丰富。”也许是发现了我日益苍白的脸色,前辈复又补充道“有什么说什么哦。”
      电话里是一个低沉的男声,不知为何,这样的声音让我感觉放松,也许把它说给这个人也不坏?我握紧手机,胡乱揣测着。

【Eric视角】
         住在楼下的Alan居然是个alpha,双A组合的设定真不讨喜。
         双手熟练地把着方向盘,视线却完全不在眼前大道上,雨水一层层冲刷之下的玻璃极尽模糊。。。好吧,真抱歉,是因为后视镜里恰好能看到他一次次偷吃饼干的可爱样子。
       “如果特别喜欢的话,回去给你送一罐过来?”
         这话一出口就后悔了,显然对方会错了意,身体一下子绷得紧紧地,看来是想立马就道歉,可是嘴里的饼干还没吃完,只好腮帮鼓鼓地在一边犯窘。
       “看来是嫌不够了?”恶趣味战胜了解释的欲望,显然这一句更起作用,小邻居一边使劲摇着手一边努力吞咽着嘴里的食物以便解释,看来再说他几句真的要哭了,确定是Alpha吗?
        这真是个问题。

评论(3)

热度(12)